国产免费SM调教视频国产免费SM调教视频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加拿大剧  »  陆军野战医院

陆军野战医院

720P5.3播放:

  • 主演:欧阳菲菲 徐立 方大同
  • 导演:陈立靖 地区:日语对白 中文字幕   类型:农村
  • 简介:陆军野战医院讲述了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野战医院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野战医院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陆军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陆军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野战医院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野战医院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陆军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陆军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

剧情介绍

简介:陆军野战医院讲述了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野战医院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野战医院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陆军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陆军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野战医院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野战医院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第一章 如轻纱般的薄雾弥漫在江边,陆军不远处的一栋别墅于雾气中若隐若现,陆军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平日里富丽堂皇的别墅显得有些诡异。 偌大的别墅里,一位浑身赤裸着的男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男孩的脸上满是虔诚的表情,那是一种能够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表情。在男孩的两腿之间,一根硕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低垂的子孙袋里满满的都是精华,等待着女神来享用! 一双绝世玉足悄然而至,错落有致的脚趾微微弯曲着,完美的足型带起柔滑的曲线,玉足带着能够让一切都臣服于自己的诱惑走到了男孩的身边。 “刚刚好,很干净的感觉,我喜欢,你的精华我要了!”妖娆的娇躯只被一身天蓝色比基尼遮羞的薛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男孩,魅惑众生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原本暴露在空气中的美腿迅速的被一缕缕黑丝缠绕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双半透明的黑丝袜已经将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躺在地上早已知道自己命运的男孩眼里满是渴望的表情,他心甘情愿的被这双玉足吸干精华,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神脚下的奴隶! 就在薛霖抬起玉足慢慢的准备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她突然秀眉微皱,打了个响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抓起男孩就消失在了别墅中,而此时的薛霖也快速的将一袭白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姐!我回来了!” 冒冒失失的薛凡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快步跑到了薛霖面前站定,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那越发诱人妖娆的姐姐,正准备张开双手给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姐姐一个拥抱的时候薛霖却用手指指着他淡淡的说道:“去洗澡!” “哦~~~!对了,姐,我跟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玩的同学讲两年前我们那的那个吸干男人精华的妖怪,他们还不信,说我骗他们……。”薛凡兴奋的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着,把自己这些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分享给自己的姐姐,可此时他以为一定在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的姐姐已经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通道,进入了那个隐秘残忍的地方!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不过你的精华我还是要定了!你觉得我的这双黑丝袜如何?弟弟回来了我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想被我穿着什么颜色的丝袜吸干精华,我会满足你的!” 说话间薛霖脚上的丝袜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颜色,男孩只是呆呆地看着薛霖,虔诚的看着,突然男孩猛的爬到了薛霖的脚边,胆大包天的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薛霖的玉足! 薛霖的秀眉微皱,抬起玉足悬在男孩的小弟弟上,完美的玉足继续被黑丝袜包裹着。男孩像条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沉重的呼吸着,在地上努力的挺身,希望将自己的小弟弟和薛霖那完美的玉足接触。 “来,叫两声我听听。”薛霖心情不错,准备慢慢的来调教一下这个奴隶。 男孩连忙讨好般的‘汪汪’叫了两声,一脸渴望的看着薛霖。 “叫得太难听了,现在你来求我啊求我用高贵的玉足踩踏你卑贱的小弟弟,求我用脚吸干你的精华,让你成为的玉足的养料!”薛霖的玉足已经慢慢的踩了下去,离男孩的小弟弟只有两厘米左右了,她要将男孩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享受他的精华,那样的精华才是最美味的! “主人!求您了,我卑贱的小弟弟能够被您踩在脚下是我几辈子的福分,求求您了,踩死我吧,我想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男孩努力的挺起身子,他的小弟弟刚刚和薛霖的玉足一接触,那股致命的酥麻感顿时袭遍全身,而在他小弟弟前端沁出的那丝丝液体也被薛霖脚上的丝袜吸收了。 “嗯~~~!果然很不错啊!光是一丁点的精华就如此美妙,除了我弟弟的精华外,你这个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说话间那足以征服一切的玉足缓缓踩下,顽皮的脚趾在半透明的黑丝袜里扭动着,刚刚踩到男孩的小弟弟上的时候脚趾突然用力,将男孩坚挺泛红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 “啊~~~!!!”微微的压力伴随着强烈致命的诱惑从小弟弟上传来,男孩忍不住呻吟一声。 薛霖的脚趾将男孩的小弟弟顶端死死地夹着,扭动脚踝慢慢的摇晃着,男孩早就忍不住了,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坚挺的小弟弟上布满了血管,精华在薛霖的玉足下慢慢的积聚着!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看得我都舍不得吸干它了!”薛霖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她要慢慢的玩弄自己脚下的奴隶,突然,薛霖的脚趾猛的用力一夹,如丝般柔滑的玉足刮擦着男孩敏感的小弟弟前端,顿时,男孩忍不住了,身体颤抖了几下后,一股滚烫的精华从他小弟弟里喷了出来! 只听见‘吱吱’的响声从薛霖的脚底传来,那是男孩喷出的精华喷到薛霖玉足上的声音,乳白色的精华在黑丝袜上显得格外显眼,滚烫的精华喷到薛霖的脚底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薛霖的脚踝处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果然很美味啊!”乳白色的精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薛霖的玉足正在吸收那男孩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精华。 一转眼的功夫,薛霖的黑丝袜玉足上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只有薛霖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她现在对于男孩精华的需求更加旺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跪在她面前,虔诚的问道:“主人,您弟弟一会洗完澡出来后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晕,让他睡觉?” “不要碰他!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拖着他就是了,我这里玩一会就上去,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冷汗直流的女仆唯唯诺诺的倒退着爬了出去,脚上那双及膝的黑色棉袜都被磨破了,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在那个强大到可怕的女人面前,她的命就像是蝼蚁一般!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薛霖感觉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脚底,感觉有点痒,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男孩在用自己的小弟弟摩擦着玉足,心里不觉有些生气,小巧玲珑的玉足对着男孩的小弟弟就一脚出来上去,脚趾按着小弟弟的前端用力的往下一压,然后猛的一脚把男孩的小弟弟反踩在了肚子上! 柔滑的丝袜玉足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小弟弟上,致命的刺激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摩擦刺激着男孩的尿道,而女神的另外一只玉足则是伸到了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边,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玩弄着里面的那两颗蛋蛋! 其实以前薛霖试过将奴隶的小弟弟用绳子绑着,等一个多月后慢慢的刺激他们的子孙袋,然后用刀或者直接用手把奴隶的子孙袋活活的拔下来,将那满是精华的蛋蛋吞下去,后来她就没有了那种兴趣,主要是觉得奴隶卑贱的蛋蛋不配被她吃,还有就是用脚慢慢的榨干奴隶的精华这样更加有趣! 薛霖的玉足加快了摩擦男孩小弟弟的频率,不一会薛霖就感觉到了男孩似乎又要喷出精华了,这很正常,没人能够在这双举世无双的玉足下坚持三分钟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精华贡献给薛霖。 蓦然间,薛霖的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她的脚趾突然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尿道口,脚趾几乎都要陷进尿道里了,然后圆润的脚跟快速的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踮起另外一只玉足的前脚掌,死死地把男孩的子孙袋踩在脚下,用力的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 剧烈的疼痛感让男孩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苦苦的哀求薛霖说道:“主人!不要啊,您的脚趾就要踩进我的尿道里了,求求您了,让我快乐点的死去吧!” 男孩前几天才见到过薛霖用玉足吸干奴隶精华的样子,当时光是看他都已经忍不住喷出了精华,如今他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够在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女神的玉足,可薛霖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影响薛霖的决定,那也只有能够两年前差点被她踩死,可最终还是被她用圣水救活消除了痛苦记忆的弟弟薛凡了。 薛霖的脚趾已经陷入了男孩的尿道里,将男孩的尿道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蔓延在玉足上的丝袜努力的想去吸取男孩小弟弟里的精华,可现在的薛霖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她的脚趾就堵住男孩的尿道,看着男孩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挣扎着!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地下室,薛霖高高在上的享受着,突然,她那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猛的用力一碾踩,堵住男孩尿道的脚趾抽开,一股浓浓的精华顿时喷了出来,薛霖的玉足挡在男孩小弟弟的前端,一大滩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到了薛霖的玉足上,诱人的黑丝玉足上满是精华! 此时的薛霖已经没有心思和男孩继续纠缠了,玉足上的丝袜贪恋的吸收着精华,薛霖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自己踩在男孩子孙袋上的玉足上,男孩宛如垂死挣扎的虾米一样弯曲着身子双手抱着薛霖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薛霖的脚趾死死地按压着男孩的蛋蛋,用力一压,只听两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蛋蛋已经彻底成为了薛霖玉足下的一滩烂泥! 这个时候男孩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那蔓延在薛霖玉足上的黑丝袜变化成一缕缕的黑丝,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身体里,强烈的快感将男孩带入了天堂,不知不觉间男孩的身体在慢慢的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具骷髅,森森白骨被女神薛霖踩在脚下。 薛霖已经享用了男孩的精华,那双玉足变得更加细腻柔滑。 “可惜了,本来应该好好玩玩你的,不过现在还是上去看看我那不省心的弟弟怎么样了吧!”薛霖转身的瞬间,被关在墙角铁笼子里的几位奴隶早就忍不住喷出了一滩滩的精华!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第二章 “姐?姐~~~~姐!”裹着浴巾的薛凡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姐姐,一位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少女站在一旁呡着嘴唇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 别墅里的少女都是薛霖这两年来找寻的,薛霖利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黑道,她让那些往日里备受欺辱的少女们成为了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魔鬼,这些少女到处为薛霖找寻男人,被薛霖看上了的就会成为薛霖的奴隶,而其余的男人大部分都被她们残忍的玩弄而死。 “别找了,小姐有事出去了,放心,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哦,那你去休息吧,我等我姐!” 薛凡此时只知道自己能够住进别墅里完全是因为自己姐姐被一位富二代看上了,虽然他不是很赞成他姐在大一就和别人好上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薛霖用来骗他的富二代早就被薛霖用玉足吸干了精华成为了滋养女神玉足的养料了! 这次是大学的第一次暑假,薛凡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天,本就有些累了的他眼光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鞋柜边的那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鞋子上了!此时的屋子里就薛凡一个人,他嘴里继续呼喊着他姐,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鞋柜边,看着那双被塞了一双粉色棉袜的白色帆布鞋,心跳不觉加快了。 左顾右盼之下薛凡快速的把那双帆布鞋拿在了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如既往的,薛霖的帆布鞋都很干净,鞋子应该没穿过几天,探下鼻子,顿时那股诱人而熟悉的气味弥散在他鼻息之间,特别是棉袜上那种味道更加明显,那是女神香汗伴随着时间发酵而成的味道,只是微微享受一下,薛凡的小弟弟就已经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其实薛凡不知道的是伴随着薛霖能力的成长,他姐的香汗已经成为了人世间最能够勾起人欲望和奴性的东西了,只要薛霖愿意,只要闻到过她玉足味道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她脚下的奴隶! 薛凡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正在催促着他做一些事,他在努力的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快速的把那双有幸接触过自己姐姐玉足的棉袜套在了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上,然后把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伸到了帆布鞋里。 急不可耐的俯身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让自己那被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和薛霖的帆布鞋快速的摩擦着,想象着自己被姐姐踩在脚下狠狠揉虐的样子!: “姐~~~!快~~~!我的精华快出来了!求求你,快啊~~!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就在薛凡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出现在了他面前,而玉足的主人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有这种要求?”刚刚才吸收了男孩精华的薛霖皮肤此时显得格外娇嫩欲滴,那双一尘不染的丝袜美腿踩在一双镶满了钻石的拖鞋里,她潮红的俏脸上写满了怒意!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吓得薛凡小弟弟都软了,连忙爬了起来,可那双粉色的棉袜还依旧包裹在他的小弟弟上! “姐~~~!你听我解释!”薛凡脑子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可现在确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张开双手想去抱抱自己姐姐,却被薛霖灵活的躲过了。 薛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你真的想被我踩烂小弟弟?” 其实薛霖对于薛凡的那些事早就了然于心,只不过她并不说破,平时薛凡用她的鞋袜撸的时候她都不怎么管他,她怕自己像两年前那样差点把薛凡踩死,那件事让她后怕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凡被她踩烂小弟弟和那双被她脚趾挤爆的眼球都让她觉得心疼。 “姐,不是啊,就是我闻着你的袜子就情不自禁的想被你踩在脚下,姐姐~~~别生气了好吗?实在不行你就踢我两脚,姐姐~~~!” 有些无奈的看着薛凡,薛霖突然抬起玉足对着薛凡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措不及防之下坚硬的拖鞋踢到了薛凡那坚挺的小弟弟上,吃痛的薛凡双膝一软就跪在了薛霖的脚边。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好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可薛凡依旧大着胆子用自己那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着薛霖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小弟弟刚和丝袜美腿一接触,那股酥麻感顿时让薛凡浑身一颤,只想融化在自己姐姐的脚下! 薛霖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凡,强压着内心那虐杀的欲望,开口问道:“这算是你的一个秘密了吧!现在这个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就像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那样用脚来揉虐你的小弟弟,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 “嗯~~!当然了,我一直很听姐姐你话的!”薛凡跪在薛霖的脚边,双手死死的抱着诱人的美腿,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柔滑的丝袜,鼻息间享受着自己姐姐玉足的味道。 看见薛凡答应得如此爽快,薛霖略有些得意,其实她早就想试着把薛凡变成自己的奴隶,不是那些任由她虐杀的奴隶,而是类似于宠物一样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两腿叉开,今天姐姐我就要让你在我脚下哭出来!” 薛凡按照薛霖的要求坐在了地上,两腿叉开,那坚挺的小弟弟直直的对着薛霖,小弟弟泛红的样子就像是一根香肠一样,只不过现在这根香肠的命运就完全取决于薛霖的心情了。 那踩在拖鞋里的玉足朝着薛凡的小弟弟挪了过去,圆润的脚跟正对着薛凡的小弟弟,然后薛霖抬起玉足,将拖鞋挪到了薛凡小弟弟的下方,猛的,柔滑的玉足一脚踩下,将薛凡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 宛如三明治一般,薛凡的小弟弟已经没有了任何挣脱的可能!圆润的脚跟缓缓的研磨着薛凡的小弟弟,薛霖感受着薛凡小弟弟在自己的脚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而她内心里的那股虐杀的欲望也慢慢的蔓延开来,让她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不过现在的薛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那股欲望了。 “姐~~~!好舒服~~~!”那是人世间最为诱惑的感觉,薛凡的小弟弟只感到了一阵阵极致的酥麻感可快感,情不自禁的,薛凡抽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迎合薛霖玉足的踩踏。 薛霖眉头微皱,正想一脚跺下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弟弟踩烂却突然想起那是薛凡,有些赌气的用圆润的脚跟狠狠地研磨了一下薛凡的小弟弟。 “啊~~~!姐,好痛,要断了,姐姐~~~!”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薛凡不敢乱动了,连忙求饶。 “哼~~~!再乱动我踩烂它!”薛霖对力道的把握很精确,不会对薛凡的小弟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薛凡突然将刚才那是粉色棉袜拿在了手上,趁着薛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含在了嘴里。顿时,薛霖玉足独特的味道刺激得他欲仙欲死! 薛霖其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冷冷的一笑,突然抬起玉足,没了那股摩擦快感的薛凡顿时感觉到了空虚,抬头呆呆的看着薛霖。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含着我的袜子!” 薛凡此时已经吞下了很多混合着薛霖棉袜味道的口水了,而棉袜上有薛霖的香汗,此时的薛凡早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控制了,朦朦胧胧中他竟然对着薛霖哀求道:“主人,我想被你的鞋子踩踏,求求你了,主人,来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吧!” 薛霖的胸口强烈的起伏着,猛的抬起玉足用拖鞋将薛凡的小弟弟反踩到了他的肚子上,用拖鞋底慢慢的摩擦着薛凡的尿道,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薛凡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薛霖的脚下薛凡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薛霖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玉足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薛凡那卑贱的小弟弟,鞋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薛凡的尿道,薛凡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主人,啊~~~!” 薛霖低头看了薛凡一眼,没什么表情,只是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原本平放在薛凡小弟弟上的拖鞋翘起,左右碾踩着薛凡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在那强大的压力下薛凡都能够感受得到小弟弟已经陷进了她鞋底的花纹里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快感被薛霖的玉足激发出来了,只听在姐姐的脚底‘吱吱’几声响,薛凡也浑身颤抖着把精华喷了出来,顺着薛霖的鞋底乳白色的精华流了一地。 “啊!~~~~!舒服,主人~~~!” 此时薛凡已经被薛霖的香汗所控制,喷出精华的快感让薛凡深陷其中,更让薛凡欲罢不能的是自己是被姐姐用这样屈辱的方式把精华榨了出来! 薛霖的脸上也满是兴奋的表情,包裹着她玉足的丝袜将地上的精华全都吸收了,得到了养分的薛霖已经把她内心那嗜血的本能激发出来了。薛霖已经不是摩擦薛凡的小弟弟了,她开始像踩刹车那样的上下揉虐薛凡的小弟弟,。她将所有的气力都施加在踩在薛凡小弟弟的拖鞋上,开始残忍的扭动着,她根本不管薛凡痛苦的哀嚎,只是不停的用拖鞋揉虐薛凡小弟弟,并且每摩擦几下后都会跺两脚。 等到薛凡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薛霖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的时候,薛霖一脚将拖鞋扔出老远,带着香汗的玉足直接踩到薛凡的小弟弟上,屈辱般的把薛凡的小弟弟直接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问道:“还想更舒服吗?姐姐可以把你精华榨干的!” 此时的薛凡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上传来的阵痛更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姐姐玉足的威力,连忙摇头。 第三章 脸色惨白的薛凡瘫软在床上,他那火热的小弟弟已经被薛霖的玉足榨干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薛凡此时只是死死地抱着身旁的那条修长细腻的美腿。 眯着眼睛的薛霖半坐在床上,享受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时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痒到了心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薛凡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冰冷的手指刺激得薛凡浑身微微一颤。 “姐~~~~!”薛凡强忍着那汹涌袭来的睡意,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薛霖那绝美的脸,从小到大就一直看着,亲眼见证了薛霖从懵懂少女成长为如今祸国殃民的美女。只一会便坚持不下去了,眼皮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异常。 薛霖薄而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感慨似无奈似回忆,看见薛凡已然睡去,伸出手掌作势欲打下去,可终究只是一笑而过,指着薛凡轻声说道:“这次就先饶了你!好好的恢复身体,姐姐的玉足可是最喜欢你的精华呢!” 俯身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薛凡的脸,轻轻地挪开薛凡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女神一般的薛霖独自站在窗户前,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夜。不远处是跪伏在地上的几位身穿女仆装的女孩,她们的目光都虔诚的看着薛霖脚上的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 薛霖的目光透过那似乎可以隐藏一切罪恶的黑暗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秀眉微皱伸手制止了女仆的动作,偏着脑袋饶有趣味的自言自语道:“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呢?” 话音刚落,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偷身旁,小偷大约二十岁左右,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别墅内部的地形。 “你在干什么?”居高临下的薛霖冷冷的看着小偷开口问道,她今天准备好好地来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小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屁股蹲到了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薛霖脚上那双性感诱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当他看见了薛霖那绝美的俏脸后邪念占据了他的内心。 “好漂亮的小妞啊!大半夜的还穿得这么诱人,看来我今晚上是要好好的爽爽了!”小偷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薛霖,两腿之间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薛霖呡着嘴唇瞪大着眼睛看着小偷,那样子可爱至极,瞥了一眼小偷的胯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真的要爽吗?我可是会让你爽死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让我爽死!我也会让你爽到天堂的,来吧小妞,让你见识见识我小弟弟的厉害!”说着小偷就张开双手对着薛霖扑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薛霖的玉足抬起,靴尖直接抵住了小偷的小弟弟,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靴子摩擦着小偷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玉足的厉害!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饶了你啊 “嗯~~~!舒服!你的靴子可真漂亮啊!摩擦我小弟弟的感觉简直是享受啊!”小偷居然不知死活的呻吟了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薛霖的靴子。的确,在薛霖的玉足下,任何东西都会被征服! 薛霖秀眉微皱,她很是不喜欢奴隶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感觉,而且他居然还敢摸自己的脚,这是找死!猛的,薛霖脚尖突然发力,坚硬的靴尖狠狠地朝着小偷的小弟弟碾了过去。 “哈哈哈,小妞,不要妄图反抗!来吧,让我的小弟弟来让你爽上天!”小偷心里的欲望早就被薛霖挑逗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把薛霖压在身下狠狠地揉虐! “你的小弟弟不配和我接触,它能够被我踩在脚下已经是我大发慈悲的结果了!”薛霖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她要慢慢的来玩弄这个不知死活的人。说话间薛霖的玉足朝后一带,突然猛地对着小偷的小弟弟就踢了过去,带着风声的靴子精准的踢到了小偷的小弟弟上,一声闷响后小偷双手捂着小弟弟跪在了薛霖脚边。 “啊!!!”这一脚来得太突然,等到剧痛传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薛霖,似乎对于眼前这双看似纤细柔软的美腿有如此的力道感到难以置信。 “你的小弟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了?就被我的高跟靴踢一脚就不行了?废物!”说完薛霖又是一脚对着小偷的胸口踢去,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小偷踢飞出去,薛霖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偷身边,缓缓的抬起玉足,性感的高跟靴悬在小偷的头上,尖利的靴跟随时可以将脚下的一切摧毁! “我~~~,我不玩了~~!!!”小偷知道情况有些不对了,强忍着疼痛准备赶紧离开,他从那诱人的高跟靴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氛。 薛霖冷笑一声,玉足落下,高跟靴踩到小偷的脸上,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在小偷的脸上不断的摩擦着,然后踮起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把小偷的脸踩在脚下,慢慢的碾踩着。靴子里的气息充斥着小偷的鼻子,小偷的奴性也彻底被薛霖激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伸出舌头去舔舐薛霖的靴底。 “贱人啊!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很不错是吧?那就玩玩吧!把裤子脱了,我赏你小弟弟被我高跟靴踩在脚下!” 小偷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小弟弟低垂着,等待着来自于薛霖高跟靴的踩踏。薛霖用自己的高跟靴跟拨弄着小偷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小弟弟就看见他浑身一颤,而后薛霖直接一脚踩到了他的小弟弟上。 “踩我!!求你了!!”薛霖的香汗已经将奴隶体内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现在只想成为薛霖玉足下的奴隶,任由薛霖揉虐! “看在你苦苦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满足你吧!” 薛霖踮起高跟靴踩到小偷的小弟弟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上线条柔美而诱人。薛霖的靴子没有什么预热,直接对着小弟弟碾踩着,可以看见小偷的身体在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扭动而颤抖着。 薛霖的脚在小偷的小弟弟上碾动了几下后就抬了起来,小偷的小弟弟也跟着站了起来,原本已经被薛霖踢得软绵绵的小弟弟又被薛霖踩得坚挺了,细小而乌黑的血管布满上面。小偷的呼吸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后,一位女仆四肢着地跪伏在薛霖的身后,薛霖顺势坐在了女仆柔软的腰肢上,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了两下后就安然自若的享受着女仆被自己压在臀下的感觉,女仆成为了薛霖的人体沙发。 薛霖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在女仆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带动着靴子在小偷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小偷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突然,薛霖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小偷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靴底刚一接触到小偷的子孙袋,小偷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小偷的脑子里。薛霖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靴子向上轻轻地踢着小偷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嗯~~~!!!”薛霖高跟靴上传来的致命快感直接刺激得小偷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薛霖的高跟靴上。 薛霖看着小偷那还在蠕动的小弟弟和自己靴子上的脏污,秀眉微皱,有些嘲讽的说道:“太脏了,你的精华我不喜欢,那你的小弟弟也没什么用了!” 毫无预兆的,薛霖朝前一踢,尖利的靴跟自己踢到了他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我就看见小偷的小弟弟被薛霖的靴子踢破皮了,他捂着小弟弟一声惨叫! “叫得再大声一些啊!哈哈哈!被我踢小弟弟的感觉很好是吧!”薛霖嘲讽的笑着,说完薛霖站起身来,走到小偷的两腿之间,抬脚把小偷的小弟弟结结实实地踩住然后慢慢的前后搓踩着。 小偷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又接连喷出了许多精华,薛霖看着在自己脚下一脸享受的小偷一个残忍的想法显现在她脑海里。薛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抬起玉足,小偷的小弟弟顿时坚挺的耸立着。 薛霖用自己高跟靴的靴跟拨弄刺激着小偷的小弟弟,居高临下的调戏道:“看看啊,你的小弟弟是不是和我的靴跟很像啊?那就对了,那就说明你的小弟弟就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高跟靴跟对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踩下去,没有丝毫的怜悯,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奴隶脸上露出了极端痛苦的表情,薛霖的高跟靴跟顺着小偷小弟弟的根部刺进了小偷的体内,薛霖没管那些,双脚踮起脚尖狠狠地碾动着,薛霖的靴底也将小偷的小弟弟踩在脚下,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薛霖玉足的抖动不断刺激着奴隶的小弟弟,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可真好听啊,再叫大声些!”薛霖那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了嗜血的表情,碾动奴隶小弟弟的动作更加残忍,奴隶的小弟弟都被薛霖高跟鞋碾扁了,他在努力强忍着,汗水直流。 在薛霖看来,这个小偷的精华太脏了,根本不配被她的玉足吸收,她准备把小偷虐杀了,慢慢的享受虐杀奴隶的快感!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小偷笑道:“来吧,我的高跟靴跟要进入你的小弟弟里了,准备好了吗?来享受我的赏赐吧!” 话音未落薛霖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就已经踩到了小偷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顶端, 而更让小偷欲火焚身的事发生了,薛霖用自己脚上那尖利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里!慢慢的进入,很是缓慢。 薛霖的高跟靴跟残忍的顺着小偷的尿道刺进了小偷的小弟弟里,薛霖满脸潮红的看着小偷, 每次虐杀奴隶的时候,薛霖总是会很兴奋,缠绕在她美腿上的丝袜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两腿之间,刺激着她的神秘地带! “啊~~~~!!!” “嗯~~~~!!!” 被薛霖踩在脚下的小偷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惨叫着,而居高临下的薛霖则是一脸潮红的呻吟着,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刺激得别墅里的女仆都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就在薛霖享受着小偷的生命在自己脚下慢慢的消逝的时候,一声惊呼从窗户边传来:“姐!你在干什么?” 第四章 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封闭的屋子里,蜷缩在墙角的薛凡脸色惨白,他还是没能从那天晚上看见自己姐姐活活的踩死并且吸干小偷的震撼中醒悟过来。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手里端着饭菜缓步走来,薛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着女生美腿的黑丝袜。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那一脸冷漠样的女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姐呢?我要见她!”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吗?主人只告诉我让你活着,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的。” “不……!我要见她!她一定会见我的!我姐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薛凡突然发疯似的跳了起来,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还未跑出两步就摔到了地上,女生那性感的丝袜美腿踩在他的脸上,踮起玉足碾踩了一会冷冷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好好的吃饭,老老实实的,你以为主人是你可以随便就见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就踩死你了!” ………………………。 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薛霖手里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刚才薛凡的所作所为都通过监控录像显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起,脸上似有一丝不舍一闪而过。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饭了吧?你去敲开他的嘴,把饭灌进他嘴里。”薛霖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然后继续开口补充道:“不要太用强,他能够自己吃最好。” 薛霖半眯着双眼,那被诱人的红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半悬在空中,白皙的玉足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神秘性感,两位浑身赤裸的男孩跪伏在她脚边,那红肿的小弟弟直直地对着薛霖,低垂的子孙袋里硕大的蛋蛋似乎在等待着女神玉足的临幸。 “躺下去,我脚有些累了,用你们的小弟弟来为我的脚底按摩!”薛霖的双脚顺势落下,两位奴隶熟练的仰面躺在薛霖的脚下,坚挺的小弟弟迎接着薛霖的玉足。 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精准的踩下,却没有接触到奴隶的小弟弟,薛霖的玉足悬在奴隶小弟弟上方两厘米左右的位置,脚趾微微朝下按压轻轻地拂过奴隶那敏感的小弟弟顶端,顿时一阵酥骨的酥麻感传来,刺激得两位奴隶浑身一颤。 “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弟弟啊!不过也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话音刚落,薛霖的脚趾隔着丝袜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玉足贴着奴隶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下,慢慢的把奴隶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奴隶已经变得火热的小弟弟在薛霖的玉足下不停的颤抖着! “舒服~~~!!!,就是这样!!!不过还不够!我要慢慢的玩弄你们!”薛霖媚眼迷离间享受着奴隶的小弟弟在自己脚下挣扎的快感! 薛霖很是喜欢享受这种感觉,奴隶的小弟弟被她踩在脚下不停的颤抖着,那股感觉摩擦刺激得她的脚底很舒服,酥麻感从玉足底端传来。而两位奴隶更是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薛霖的玉足已经快将他们的小弟弟融化了。 “啊~~~~!”一位奴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小弟弟的前端已经忍不住的沁出了一丝液体,不过都被薛霖的丝袜吸收了。 这两位奴隶的薛霖特意选出来享受他们精华的,他们俩已经禁欲了将近一个月了,那样的精华才配被薛霖的玉足享用。 薛霖挪开了踩在另外一个奴隶小弟弟上的玉足,双手抓住正被自己踩在脚下奴隶的两只小腿,双脚对着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压了上去,薛霖双腿交替着踩踏奴隶的小弟弟,薛霖每一脚踩在小弟弟上都把奴隶的小弟弟踩扁,然后突然抬起玉足,松开对奴隶小弟弟的压迫,这个时候奴隶的小弟弟又挺立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坚持多久呢?”奴隶的小弟弟就像是个玩具一般在薛霖脚下被她的玉足揉虐,薛霖不停的变换着方式揉虐着。 “舒服~~~!啊~~~!!!”不论是谁在薛霖的脚下都坚持不了多久的,在薛霖玉足的踩踏下,奴隶身体颤抖着,嘴里呻吟着,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就喷了出来。鲜红的丝袜底部满是奴隶的精华,可那乳白色的精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那是薛霖的玉足在享受奴隶用生命产生的精华! 薛霖的双脚开始加大了力度,夹住奴隶小弟弟根部的玉足上下轻轻的蠕动,不知为何,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在薛霖的脚上却十分的娴熟,柔软的小脚开始一旋一旋的动了起来,将奴隶的小弟弟不停的碾动着。 奴隶的小弟弟被薛霖的双脚夹着,红色丝袜上那股致命的诱惑不断的刺激着奴隶,薛霖轻轻蠕动着自己的玉足,奴隶已经顾不得小弟弟上的疼痛,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那是极端的享受。 薛霖的双脚就像是两条致命的毒蛇一般顺着奴隶那坚挺的小弟弟像上缠绕,随着薛霖双脚的不断朝上攀爬,那致命的快感开始成几倍的攀升着,奴隶的小弟弟此时已经变得火热,而薛霖的玉足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变得有些发汗。此时薛霖的双脚渐渐的旋转到了奴隶小弟弟的顶端,薛霖看着自己脚下那一脸享受样子的奴隶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薛霖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的双趾突然猛烈的夹住奴隶的小弟弟狠狠的往外一掰,奴隶闷哼了一声,薛霖继续双脚用力一拉,奴隶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就这样大量的精华从奴隶的小弟弟里中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散落在薛霖的美腿上,慢慢的消失在火红色的丝袜上。 “快点!多喷一些出来,哈哈哈。”薛霖放肆的笑着,双脚继续搓动奴隶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就这样被薛霖踩了出来,奴隶的精华都喷到了薛霖是丝袜上,鲜红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显得别样显眼。 “就是这样!把你的精华全都贡献给我!”薛霖看着地上那个一脸疲惫的奴隶和那已经有些发软的小弟弟一个残忍的想法浮上了心头。薛霖想用自己的玉足把奴隶榨干!彻底的榨干。 薛霖又将自己的玉足踩到奴隶的小弟弟上,那被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灵活的十跟脚趾开始在奴隶的小弟弟顶端上摩擦,那股酥麻的感觉阵阵的侵袭着奴隶的神经,奴隶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很快薛霖再次夹着奴隶小弟弟的根部旋转了起来,酥麻的感觉瞬间化为快感冲破奴隶的防线。 薛霖的十趾像是轻盈的舞蹈者在奴隶的小弟弟上不停的起舞着,伴随着薛霖脚底的每次动作,被她踩在脚下的奴隶快感就增加一分。 “快点!我要榨干你的小弟弟。”薛霖顾不得其他,嗜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诱人的玉足将奴隶的小弟弟硬生生的踩到了奴隶的肚子上,踮起脚尖用秀气的玉足不断揉虐着奴隶的小弟弟,每当薛霖的玉足踩踏一下奴隶的小弟弟里都会有大量精华喷发出来。 奴隶哀嚎着,不过他的哀嚎却更加激发了薛霖揉虐奴隶小弟弟的感觉,奴隶的挣扎在薛霖的双脚踩踏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被残忍踩踏着的小弟弟里不断的喷出精华身,奴隶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好多的精华,我喜欢!”薛霖慢慢的享受着精华被自己玉足吸收的快感,酥麻的感觉从她的玉足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身体里,吸收了奴隶精华的薛霖肌肤变得更加细腻柔滑,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眼见着奴隶的身体在自己的脚下渐渐地消瘦,薛霖知道奴隶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薛霖的另外一只玉足伸到奴隶的脸上,脚趾刚刚好踩在奴隶的眼眶里,顽皮的脚趾慢慢的摩擦着奴隶的眼睛,冷冷的开口说道:“我的脚美吗?” 奴隶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哼哼着。 猛的,薛霖的脚趾残忍的用力朝下一按,只听‘噗’的一声,奴隶的眼睛被薛霖的脚趾踩爆了!而奴隶眼眶里喷出的血液将薛霖的丝袜染得更加鲜红! “饶命啊!饶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另外一位奴隶胆都被吓破了。 薛霖对着奴隶招了招手,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开口说道:“来吧,来享受我对你的赏赐吧!” 两位女仆将奴隶拉到了薛霖的脚边,薛霖抬起玉足对着奴隶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就在奴隶哀嚎的瞬间,薛霖刚刚吸收了精华的玉足又一脚踢出,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而此时的薛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玉足揉虐奴隶的小弟弟了,她抬起玉足一脚一脚的跺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前脚掌无情的把奴隶的小弟弟按压着,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到奴隶的子孙袋上,每跺一次奴隶的小弟弟都会喷出一些精华,然后那些精华都会被薛霖的玉足一点不剩的吸收了。 这个时候薛霖看了奴隶一眼,奴隶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她知道奴隶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了,她开始双脚将奴隶的小弟弟夹紧满脸媚笑的说道:“好了,你的精华能够被我吸收也是你的荣幸!” 话音刚落,死死地躺在地上的奴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在前后被夹击,薛霖玉足快速的蠕动着,那加剧的快感让他想张口吸气,薛霖用脚趾的夹缝夹住奴隶小弟弟的前端,另外一只脚则是在不停的抚摸按压着奴隶的子孙袋,在这个酥麻的感觉下很快奴隶就再次喷出了精华。 薛霖感觉到奴隶的精华已经有些不行了,她朝前挪动了几下,双脚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夹住了奴隶布满血管的小弟弟,轻轻的上下摩擦着,大腿上的红色丝袜兴奋的缠在奴隶的小弟弟上,将小弟弟整根包裹住,随着薛霖玉足的上下摩擦而蠕动。 奴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的神采,他的生命在薛霖的玉足下快速的消逝着,伴随着薛霖玉足对他小弟弟的最后一击,他的身体挣扎着颤抖了几下后彻底变成了一堆白骨,他已经被薛霖的玉足吸干了!第五章 刺眼的灯光下,浑身赤裸的薛凡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亮光了,瞳孔快速的收缩着。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紧身女王装的女生,只是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那就是他许久不见的姐姐。 “姐~~~!”已经木讷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的神采,心脏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惊呼一声后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薛霖跑去?%8

推荐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