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免费SM调教视频国产免费SM调教视频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埃及剧  »  大河恋

大河恋

480P2.5播放:

  • 主演:袁惟仁 苏云 金海心
  • 导演:陈姿 地区:新西兰对白 新西兰   类型:商战
  • 简介:大河恋讲述了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

剧情介绍

简介:大河恋讲述了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一、大河私人侦探 「刘女士,大河这是您要的照片!」 李云龙把一个信封交给一个约40多岁的中年妇人。 李云龙35岁,曾经当过10年的警察,现在在一家私人侦探所就职。 上星期,这个女人到私人侦探所找到他,说她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身上总 有莫名其妙的伤痕,问儿子怎么弄的,儿子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所以请他 帮助调查一下。 刘女士打开信封,取出一打照片。「这!……这!……」 当她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照片里,她看到,她的儿子跪在地上,一个少女正在踢她儿子的头。 她一张一张的翻看照片,有的是那个少女骑在儿子身上,有的少女用脚踩在 匍匐在地上的儿子头上,有的是儿子躺在地上,而那个少女居然站在儿子的身上 …………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孩是谁?你看到她这样对我儿子, 你就不管吗?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她看的怒火中烧,大声吼到…… 「对不起,刘女士!我现在的身份是私人侦探,只负责收集材料!不负责执 行法律!」 李云龙慢悠悠的答到。 「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啪」她把1000元佣金仍到桌子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冷冷道「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些照片! 」…… 「您放心!保守客户的秘密是我们的责任!」 李云龙笑着答到。 二、公园 放学了,沈亮迅速拿起书包跑出了校园,跑进了校园旁边的一所公园。 这是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有大片的树木,人工山石和湖水,空气宜人,景 色也很美。 可他没心思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更没心思去欣赏这美景,他走进了一个小树 林里,焦急的等待着,心扑通扑通直跳………… 『这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生气!……』他紧张的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看见那个仙子般的女孩从林外走了进来。 她叫林若芝,是学校里最出众的校花,也是追求者最多的女孩。她不仅是美 丽的超凡脱俗,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让人觉得 她总是高高在上,只能仰慕,只能崇拜。 沈亮第一次看到林若芝,就为她深深的倾倒,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举手投 足间都让他神魂颠倒。他不惜一切的接近她,只求能偶尔伴她左右,让他做什么 他都心甘情愿!………… 林若芝走进来的时候也看着他,眼神很柔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这么可爱的笑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痴 醉!…… 可,沈亮此刻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他赶紧迎了过去,扑通跪在林若芝脚下,双手捧着准备好的1000元钱, 恭恭敬敬的送到林若芝面前。 「主人,奴才……奴才孝敬您的钱还差1000,您……您在缓奴才一星期 行吗?」 沈亮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本来容你几天也没什么,可是……」 林若芝用手理了一下长发,缓缓道……声音中充满的柔和,似乎没有一点责 怪的意思。 可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这次 吧,主人!」 沈亮不住的磕着头求到。 「呵呵!」 林若芝柔声笑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恩?」 「不是!不是!主人!……」 沈亮疯狂的磕着头,「是奴才该死!奴才没用!主人这么一点吩咐都完成不 了,奴才觉得很惭愧!」 沈亮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哎!……」 林若芝叹了一口气,幽幽到「其实你不必这么勉强的,你要是不愿意孝敬我 ,我不会强求的!」 「没有!没有!奴才愿意!主人!奴才为主人做什么都愿意!求您再给奴才 一次机会吧,求您!……」 沈亮磕头乞求着林若芝! 「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看了看脚下的沈亮,脸上带着一股不屑的表情,「连这么点小事都做 不好,还说做什么都愿意!」 林若芝抬起脚,轻轻的踩在沈亮的手上,柔声到「我以为你是很乖的**, 可你让我很失望!」 沈亮觉得一股快感从手上穿了过来,忍不住心里一阵激荡!林若芝脚上穿来 一股清雅的香气,让沈亮痴醉不已。薄薄的白色棉袜,让脚部柔嫩的肌肤若隐若 现,黑色的矮跟小皮鞋衬托着玉足那完美,勾人的曲线…… 在这样仙子般的少女脚下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面对着那么美的玉足,沈亮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那么低贱!他觉得能被林若芝踩在脚下是多么幸运,就算为她去死,也是心甘 情愿的…… 「主人,奴才该死,求您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吧!」 沈亮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折了,可还是拼命的磕着头,「奴才下星期一定再 筹2000,不!再筹3000,孝敬主人!」 「恩!」 林若芝淡淡的恩了一声,柔声到「我知道你很乖,不要再让我失望啊!」 「是!是!主人!谢主人恩典!」 听到林若芝口气松动,沈亮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可一个星期上那去弄3000元钱,毕竟沈亮还是个学生,他不禁心里有发 愁。可不管怎么,他一定要让林若芝满意,就算去偷,去抢,他也要筹到300 0元孝敬林若芝。 他觉得能让林若芝高兴,就算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忧郁……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大吼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三、意外的收获 刘女士从李云龙的办公室走后,李云龙坐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 打照片,竟然是和他刚才交给刘女士的照片,内容几乎相同的照片,只不过这些 照片里那个女孩的脸更清晰,还有些是女孩单独的玉照! 他一张张翻看着,痴痴的欣赏着照片中哪个仙子般美丽的少女,意识不知不 觉的飘向了远方…… 上星期,他接到刘女士的委托,便开始调查刘女士的儿子--沈亮,身上不 明伤痕的原因。 从沈亮早上出家门开始,到晚上回到家,他监视着沈亮的一举一动。 一天中午,他发现沈亮跟在一个女孩身后进了校园旁边一所公园的小树林, 便暗暗跟了下去。 他在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专业的相机,暗暗监视着他们,于是他 发现了照片里的那一幕。 他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孩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沈亮踩在脚下践踏,虐待,也清 楚的看到那女孩仙子般美丽的脸膀。 他不敢相信那么美丽,高贵的女孩竟会那么冷酷,残忍…………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当过10年的特警,面对枪林弹雨,他都不曾 眨眼,他也见过很多美丽,冶艳的女子,可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震撼!……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就是他今生的主宰!…… 于是,从林子里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暗暗的跟踪这个美丽的少女。三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他一直痴痴的跟在她身后…………他也调查出她的名字和家庭背 景---林若芝,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因为林若芝身边总是环绕着追逐者 的身影,很少有一个人的时候。 星期六,林若芝一个人去商场购物,可能是她厌倦了那些追逐者的烦扰,想 一个人清净一下。 李云龙一直跟在她身后,等林若芝从商场出来后,他快步跟了上去,「林小 姐!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你是谁?找我干吗?」 林若芝看了他一眼,淡淡到。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没有丝毫的紧张,那种从容镇定的气质,仿佛她从 来就没把男人当回事儿。或似乎她能从李云龙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这个男人的 意图。 「我是私人侦探,有人委托我调查,沈亮身上伤痕的原因,所以……」 李云龙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林若芝面前,是林若芝踩在沈亮身上的那张照片。 林若芝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带着醉人的微笑道「你跟踪我?」 她轻轻理了一下鬓间的发丝,表情还是那么从容,仿佛她觉得照片里的内容 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刻,李云龙有些痴醉了,他看着眼前仙子般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扑哧!」 看着李云龙傻傻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的倾慕,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 边有家咖啡厅,陪我去那坐坐吧?」 说完,她转身向咖啡厅走去,语气虽然是在询问李云龙,可口气是那么不容 质疑!仿佛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他们进了一个包间,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 关上了包间的门。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若芝慢慢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壁画, 看都不看对面的李云龙一眼。 屋子里很静,气愤也骤然变的很沉寂,李云龙紧张的厉害,他听到自己『扑 通扑通』的心跳声。 「林小姐,我……」 李云龙想打破沉默,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阵沉寂,李云龙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他再也忍不住,离开自己的座位, 『扑通』跪在了林若芝脚下,「林小姐,我……我……」 林若芝拿起一块甜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嚼着,看都没看脚下的李云龙一眼, 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拜服在自己脚下。 「林小姐,我……我能做您的奴才吗?」 李云龙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心理不禁长长出了口气。 『扑!』林若芝把嘴里嚼的点心吐在地上,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个点心不 好吃。」 皱眉的样子都美的让人心碎! 李云龙看的痴了,「那……那……奴才再给您要些别的点心!」 「呵呵!」 林若芝柔声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吗要做我的奴隶?」 她抬起脚踩在李云龙的肩上,道「你们男人生下来就都那么贱吗?呵呵!」 林若芝脚上淡雅的香气,让李云龙神魂颠倒。他本来是跪着的,被林若芝一 踩,只好四肢着地,匍匐在林若芝脚下!他觉得下体一阵激烈的抽搐,浑身微微 的发抖! 「林小姐,求您收下奴才吧,求您!奴才愿意一辈子效忠您,供您驱使!」 李云龙虔诚的乞求。 「呵呵!本来收下你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奴隶太多了,多的连我自己都有些 烦了!」 林若芝悠悠道,「而且……你暗中跟踪我,我很不高兴!」 「是!奴才该死!求您饶了奴才吧!」 李云龙磕头求道「求您收下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都愿意!」 「呵呵!」 林若芝笑道「是吗?那你能做什么?说说看?」 「是,主人!奴才可以为您做保镖,保护您安全。奴才原来是警察,有很多 朋友在公安局,也认识很多黑道的朋友,您有事情需要这两方面的人解决,奴才 都可以为您去做!」 李云龙回道。 「哦!……」 林若芝悠然道「你那么厉害啊,那还做我的奴才干什么?呵呵!」 「奴才有那么点小道行,都是在外面,在您脚下,奴才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 狗而已,求您收下奴才吧,主人,求您!」 李云龙卑贱的道。 「呵呵!那我要看看您够不够贱!」 林若芝眼里闪出一丝皎洁的光芒,悠悠道「我吐的东西,很多人都抢着吃, 可你好象不喜欢啊?」 「奴才喜欢,奴才喜欢!」 说着,李云龙伸嘴去吃,林若芝刚才吐在地上,已经被嚼的想烂泥一样的点 心。 要是别人吐出来的,连乞丐都不会去吃的。可这位仙子般的女孩嚼过的就另 当别论了,李云龙咀嚼的津津有味,脸上一幅陶醉的表情。 「呵呵!好吃吗?」 林若芝问。 「好吃,好吃!」 李云龙献媚道,「本来点心不好吃,可主人嚼过,吐出来就变成美味了!」 「哈哈!你真是个贱货!」 林若芝笑道。 「是!是!奴才是您脚下的贱狗!」 李云龙卑贱道。…… 四、林中惨剧 「你这个骚货,狐狸精……」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声,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沈亮匍匐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他居然看见他的母亲朝这边 冲了过来。 刘女士那天看见李云龙交给她的那些照片时,已然气愤不已,当时她还有些 不敢相信。 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象狗一样匍匐在那个女孩脚下,她气的肺都 要炸了。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一边怒骂着,伸手便朝林若芝打去…… 林若芝依然是一幅悠然自得的神情,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意,突如其来的 事故并没有让她惊慌失措。 「不要!不要!妈!不要!求您!」 沈亮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腰,喊到。 「你这个小畜生,你放开我,」 儿子居然维护那个狐狸精,这让刘女士气愤不已。她奋力想要挣脱儿子的纠 缠,一边骂到「你这个小畜生,爸妈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主人,您快走,求您,明天,奴才再向您赔罪!」 沈亮奋力抱住母亲,对林若芝喊到。 「主人?谁是主人,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刘女士的鼻子快要气歪了。她冲着林若芝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儿子 吃什么了!我今天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你这个骚货!」 「哈哈!」 林若芝居然还笑的出来,似乎她是在看耍猴戏。 看见林若芝好象在看笑话似的,刘女士都快要气晕了,「我让你笑,骚货! 」 她奋力从儿子的怀抱中挣出一支手,朝林若芝脸上打去…… 突然,她觉得头皮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头发被人毫住,连同儿子一起向 后摔了下去。 她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她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赫然是她曾委托的私人侦探--李云龙。 「你……你……」 刘女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 「呵呵!这个女人可能是皮紧了,好好修理修理她!」 林若芝柔声对李云龙道。 「是,主人!」 李云龙狠狠的照着刘女士的肋部踢了下去。 「嗷!」 刘女士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吗!」 沈亮看见这个陌生男子打自己的母亲,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别李云龙一把 摔在地上。 他奋力爬了起来,又要望上冲。「沈亮,你过来!」 他突然听见林若芝叫他。 他回头,看见林若芝微笑的看着他,向他招了招手,那迷人的动作象是有一 种神秘的魔力一般,把沈亮带了过去。 他不能不顾母亲,可更不敢违抗林若芝的话。 「我累了,想要坐一会!」 林若芝柔声到。 「是,主人!」 沈亮顺从的爬了过去,趴在林若芝身后,求到「主人,求您饶了我母亲吧, 求您,您惩罚奴才吧!」 林若芝不理会沈亮的哀求,侧身坐在沈亮的身上,翘起左腿,玉足在沈亮脸 前勾了勾,悠悠道,「我的鞋底有些脏了,给我把它舔干净!」 「是,主人!谢主人恩赐!」 沈亮仔细的舔舐着林若芝鞋底的每一寸泥土,耳边听着母亲痛苦的嚎叫声,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行了,把她带过来!」 林若芝对李云龙命令到。 「是,主人!」 李云龙毫着刘女士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按到林若芝脚前。 刘女士被打的昏昏沉沉的,被李云龙按着,瘫软在林若芝脚下,不住的喘息 着。 「哈哈哈!你怎么不吼了?恩?」 林若芝一把毫起她的头发,柔声问,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 刘女士恶狠狠的等着林若芝,似乎要把她吃了,「你……你这个……狐狸精 ,早晚……我要杀了你!」 「呵呵!我好怕哦!」 林若芝向李云龙挥了挥手,笑道「看来她的皮还是紧!」 李云龙马上会意,一把揪过刘女士,又是一顿暴打。 「主人,求您饶了我妈吧,求您!……」 沈亮忍不住哀求林若芝。 「恩?」 林若芝轻轻毫起沈亮的头,柔声道「你觉得她不该打吗?」 「不是,不是,是我妈不对,求您惩罚奴才吧,求您打奴才吧,主人!求您 ,饶了我妈妈吧!」 沈亮说话的时候带着哭泣声。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乖孩子!」 林若芝悠然道「可是,她得罪了主人,我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会很不高兴 的!你愿意让我不高兴吗?恩?」 「不……奴才不敢!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沈亮吓的浑身哆嗦,直冒冷汗!不敢再继续哀求! 他知道再继续哀求下去,林若芝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母亲。他知道这 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孩,心肠却比蛇蝎还狠毒。他只有忍着心里的痛苦,继续为林 若芝清洁鞋底儿。 「恩!这就对了!」 林若芝笑着道…… 李云龙再次把刘女士带过来的时候,刘女士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不住『哼 唧着』,象滩烂泥一样软在林若芝脚下,眼睛里也没了光彩。 「呵呵!舒服吗?」 林若芝一脚踩在刘女士的头上问。 刘女士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瘫软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林若芝把脚踩在她 头上。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说着林若芝狠狠在刘女士头上跺了一脚。 刘女士还是没有吭声,「呵呵!你还挺倔!」 林若芝柔声笑道「再给我打!」 「是,主人!」 李云龙一把揪起地上的刘女士,又要开打。 「别……别打了……别打了,求你!」 刘女士终于忍不住哀求,她虽然满腔怒火,可怎奈老胳膊,老腿儿,再也经 不起一顿拳脚了。 「呵呵」林若芝笑着,挥了挥手,李云龙又把刘女士摔在林若芝脚下。 「求您,别打了,求求您!」 刘女士瘫软在地上小声求道。 「呵呵!你求我了?」 林若芝戏谑着道「可是,你刚才对本小姐那么凶,我很不高兴!」 「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您别打我了,求您……」 刘女士哀求道。 「呵呵!那你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也许…………」 林若芝笑到。 「你不愿意吗?」 看见刘女士没有动静,林若芝又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跪在我脚下给我磕 头,还求之不得呢?呵呵!……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我愿意,我愿意!……」 刘女士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爬起来,在林若芝脚下跪好,给她磕起了头。她 真的怕了这个狠毒的女孩。 「哈哈哈!」 头顶上穿来林若芝高兴的笑声,刘女士觉得从未有过的侮辱,忍不住悲从中 来,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恩?」 林若芝用脚勾起刘女士的下巴,柔声问「你怎么哭了?给我磕头很难过吗? 」 「没有,没有,我……」 刘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应该高兴,应该笑知道吗?」 林若芝悠然道「你应该明白,能给我磕头是件多幸福的事!」 「是,是,我高兴!」 刘女士面前挤住个笑容,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 「呵呵,看看你笑的有多难看!」 林若芝高兴道,「既然你那么高兴,那就在多磕几个,记住!要笑的磕头啊 !」 刘女士,只得又给林若芝磕起头………… 林若芝看着脚下磕头的女人,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她回手,轻轻毫起沈亮 的头发,道「你看你妈磕头的样子多贱!难怪你那么贱,原来是你妈遗传的,哈 哈哈!」 看着自己的母亲受辱,沈亮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强忍着心中的委屈,不敢 让眼泪涌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恩?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林若芝又道。 「不是,主人说的对!奴才生下来就是您脚下的贱狗!」 沈亮到。 「恩!那你妈是不是也很贱?」 林若芝道。 「是!」 沈亮道。 「是什么?恩?说出来,说:『你妈很贱!』」林若芝命令到。 「是,我妈很贱!」 沈亮强忍着悲痛道。 「哈哈哈!」 小树林里回荡着林若芝高兴的笑声…… 五、狠毒的心 李云龙在咖啡厅的包间里默默的等待着,林若芝要他到这等她,可时间都过 去了一个小时,林若芝还没有出现。 李云龙强忍着自己的烟瘾,因为他知道林若芝不喜欢烟味儿,所以他不敢在 包间里抽烟。 终于,包间的门开了,侍者把林若芝让了进来,就关门出去了。 林若芝一改平时的学生装,穿了一袭黑色的迷你纱裙,肉色透明丝袜,再配 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凉鞋。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眼睛冒火,鼻子喷 血。 这个仙子般清醇的美少女,今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的气质。 「主人!……奴才……奴才叩拜主人!」 李云龙匍匐在林若芝脚下,浑身一阵瘫软,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恩!」 林若芝从李云龙头前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走过去的时候,不知是 有意还是无意,高跟鞋在李云龙手上踏了一下。 李云龙觉得浑身一机灵,下体一下子痉挛了起来。他赶紧跪爬两步,趴在林 若芝的脚底下。 「我要你查的事,都查清楚了吗?」 问话的时候,林若芝翘着腿,玉足勾着高跟凉鞋,不住的一荡一荡的。 「是……是!……」 看着眼前一荡一荡的美的能勾人魂魄的玉足,李云龙急剧的喘息着,说不出 话来。 「我问你话呢?」 林若芝玉足轻轻勾住李云龙的下巴,柔声道。 「是,主人,奴才……奴才!……」 李云龙觉得浑身象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下体激烈的痉挛着。 强烈的欲望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觉得浑身软软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自己 的身体,『朴』一声,向前瘫软了下去,整个上身匍匐在林若芝脚底下。 「哼!」 林若芝轻哼的一声,突然站起身,一脚踏在李云龙的手上,尖利的鞋跟狠狠 刺进李云龙的手背里,「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贱货!」 语气突然变的异常的冷酷。 「啊!……是!主人!」 手上穿来刺骨的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李云龙的下体又一阵急烈的抽搐 ! 「是,主人,奴才都调查清楚了。」 强烈的疼痛似乎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李云龙继续到「他家有三处房 子,连同股票,各种债券,和存款,加一起共有700多万!」 「呵呵!还算不少啊!」 林若芝悠悠道,「你确定吗?」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抬着脚掌,鞋跟刺在李云龙的手背上不停的扭动着…… 「啊!……是!奴才确定!」 看着这美丽的玉足残忍的折磨着自己可怜的手,李云龙觉得一种极度的刺激 的快感。他强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也享受着那种快感,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 林若芝缓缓坐回到椅子上,翘着腿,悠闲的品着咖啡,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 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云龙恭敬的匍匐在林若芝脚下,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眼睛贪婪的盯着林若 芝的玉足,粗重的呼吸着。 「我的脚好看吗?」 林若芝突然柔声问到。 「是!……是!主人!……您的脚……美的让奴才神魂颠倒!奴才……奴才 情愿被您的玉足踩死!……」 李云龙回答,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呵呵!是吗?」 林若芝缓缓道「我的私奴可以每天跪在我脚下,虔诚的膜拜我的脚!…… 被我的脚,践踏,虐待…… 也许……有一天会荣幸的被我踩死!……呵呵」「求您收奴才做您的私奴吧 !求您!」 李云龙疯狂的磕头恳求,「就算被您踩死,奴才也心甘情愿!」 林若芝的话,让李云龙的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恩!那你先为我去做一件事!」 林若芝柔声到「如果办的好……」 她把一支脚勾起李云龙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 「是,是!奴才一定为主人办好!」 李云龙虔诚的回答。 「恩!」 林若芝轻恩了一声,缓缓到「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查沈亮家的财产吗?」 「是!……」 李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林若芝顿了一下,用脚趾在李云龙的下巴上挑了一下,又道「明白我的意思 吗?恩?……」 「是!主人!……」 李云龙会意道「奴才找几个人把那婆娘弄来,借上回的事修理她一顿,在诈 她二,三十万……」 「二,三十万?」 林若芝淡淡道,「看来你办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说话的时候把勾在李云龙下巴上的玉足收了回来! 「主人!……那……」 看到林若芝不满,李云龙焦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好。 「高跟鞋穿的我的脚好累!」 林若芝突然话题一转,悠然道「帮我把鞋脱了,趴在地上给我垫垫脚好吗? 」 「是!主人!」 李云龙双手恭敬的为林若芝褪下高跟凉鞋,然后把头伸到林若芝脚下,为她 垫脚! 林若芝一脚踏在李云龙的头上,缓缓道「要做我的私奴,不但要忠诚,而且 还要有能力,能把主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说着,脚上微微用力,把李云龙的头踩在地上,柔声问「你懂吗?恩?」 「是!主人!奴才愿意誓死效忠主人!」 李云龙虔诚到。 「恩!很好!」 林若芝淡淡道「不过,光有忠心是不够的,我不会要一个废物做我的奴隶! 」 「是!是!奴才明白!」 李云龙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办好!」 「恩!」 林若芝柔声道「你知道,如果沈亮得到他父母的财产,一定会乖乖的孝敬给 我的。」 「是!主人!」 李云龙答道,他不知道林若芝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所以……我要让沈亮得到他父母的全部财产!」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冷冷道「所以他的父母必须死! 」 李云龙浑身一阵冷战!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仙子般 美丽的女孩,心肠会恶毒至此。 「呵呵!你怎么出汗了?」 林若芝柔声问「是不是趴在地上好累?……那就在地上躺会吧!」 「不累,不累!」 李云龙颤抖着答道,依然趴在林若芝脚下。 「恩?你不愿意躺在主人脚下吗?」 林若芝缓缓道。 「不是!奴才愿意!奴才愿意!谢主人恩赐!」 说着,李云龙翻身躺在了林若芝脚下。 从下面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林若芝,更能感受到她神圣般的美丽,不可亵渎的 高贵!李云龙看的痴了,「主人!您真美!奴才渴望为您死!……」 他虔诚的低语着。 「恩!」 林若芝柔声到「那你能为主人把这件事办好,是吗?」 玉足踩在李云龙的脸上,缓缓摩擦着。 「是!是!」 李云龙被林若芝踩的魂都要出壳了。他痴痴的亲吻着林若芝柔嫩的足底,贪 婪的吸吮着玉足上幽香的气味。…… 两个月后,一个阴云密布的黄昏,沈亮的父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身亡… … 警方调查中发现,事故车的刹车片在事故发生前被人动了手脚,怀疑此案涉 嫌谋杀! 但经多方侦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于是最后还是按交通事故结案…… 六、一石二鸟 林若芝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脸悲痛,眼睛红肿的沈亮,眼神里没 有一丝怜悯与愧疚。 「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愿意看见主人吗?」 林若芝柔声到。 「不是!奴才……奴才」说着忍不住又落下眼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林若芝淡淡到「你可以每天伺候主人,再也不用发愁没钱孝敬主人了!」 她用脚勾起沈亮的下巴,柔声到「你说是吗?」 「是!主人!」 沈亮强做笑容,道「奴才愿意一辈子伺候主人,供主人奴役!」 「恩!这样就对了!」 林若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时光飞逝,转眼过了半年。沈亮日复一日的沉沦在林若芝脚下,享受着被奴 役,虐待的快乐。林若芝也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计划,沈家所有的财产已经全 部转到了她的名下。 一天,沈亮正在为林若芝按摩足底,林若芝突然到「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 死的吗?」 「啊!……」 沈亮一怔,他不知道林若芝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到「是出车祸死的!」 「是怎么出的车祸!」 林若芝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 沈亮回答到。 「哎!……真是可怜的孩子!」 林若芝幽幽道「父母被人害死,你还蒙在骨里!」 「什……什么?」 沈亮惊诧道「您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恩!有人弄坏了你们家车子的刹车片,所以你父母才出了车祸!」 「什么?是谁?」 沈亮胸口涌起一股刻骨的仇恨。 「哎,算了,不说了!」 林若芝悠悠道「你那么懦弱,告诉你是谁,你也不敢去杀他提你父母报仇! 」 「求您,告诉奴才!」 沈亮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奴才一定要给父母报仇!」 「恩!对!一定要给你父母报仇!这样才是男子汉!」 林若芝柔声道,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云龙在树林里兴奋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林若芝那么晚叫他来这里做什么, 可一想到能跪在林若芝脚下被她虐待,玩弄,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林若芝象仙女一样飘然走了进来,赶紧跪 爬了过去,「奴才叩拜主人!」 「恩!」 林若芝柔声道「知道我叫你来干吗吗?」 声音里充满着挑逗。 「奴才……奴才……」 李云龙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我带了一种新药水,它会让你那个东西比平时兴奋十倍。」 说话的时候,林若芝轻轻毫着李云龙的头发,把他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用 那种充满诱惑的语气问「你想不想试试啊!」 「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 李云龙贪婪的吸着林若芝身上幽香的气味儿,心中充满着期待! 「看见这个针管了吗?」 林若芝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在李云龙眼前晃了晃,柔声到,「里面的东西会让 你爽死的。」 「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呵呵!你这个贱货!」 林若芝柔笑着道「给我磕头,求我!」 「是!是!求您,主人!求您!」 李云龙磕头到。 李云龙突觉后辈一阵刺痛,不知道一管什么液体被林若芝注入自己的体中。 「用力磕!给我磕100个响头,呵呵!」 他听到林若芝命令,不停的磕着头。 渐渐的,李云龙觉得浑身越来越没力气,四肢酸软,头也一阵眩晕,『扑』 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哈哈!」 林若芝高兴的笑着,她向一个隐秘处招了招手,沈亮从那窜了出来,手里握 着一把匕首。「害你父母的人已经被我迷倒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林若芝悠然到。 「是,主人!」 沈亮给林若芝磕头到「谢主人成全!」 「恩!去吧!去给你的父母报仇血恨!」 林若芝柔声到「想想你父母死的多惨,就是那个人害死了他们」………… 沈亮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满腔的仇恨化作疯狂的举动,「啊!……」 他大吼着,疯狂的用匕首在李云龙的身上乱捅着!…… 林若芝缓缓的走出树林,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可谁又知道,那 天使般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一颗恶毒的心!……

推荐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