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免费SM调教视频国产免费SM调教视频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荷兰剧  »  小真:节日惊魂

小真:节日惊魂

270P4.1播放:

  • 主演:何维健 台湾阿兜仔 王晶
  • 导演:陈百强 地区:墨西哥对白 墨西哥   类型:警匪
  • 简介:小真:节日惊魂讲述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

剧情介绍

简介:小真:节日惊魂讲述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如意了?”李伟杰奇怪。“看男人嘛不敢说,节日惊魂女人嘛八九不离十。她那一股凄惨可怜味,节日惊魂我离个十米八丈的都闻得到,别看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裙子,但裹不住满身的伤痕。”李伟杰更奇怪的看着李若雨,说道:“敢情是我认识了一个拥有火眼金睛的美女猴?趴在我身边这么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李若雨看着他,嗔道:“你才猴子呢!”李若雨吐了一口烟,说道:“我大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社区服务,慰问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之……很惨吧?”“惨,很惨!”李伟杰笑道。“你坏死了。听了这些,你还笑?”李若雨被他的笑,带动着也笑起来。“笑,怎么不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是笑对人生,笑对生活,所以我才笑的。”李伟杰继续笑。“坏蛋!”李若雨白了他一眼,问道:“我猜的对不起?”“对,她打一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一个垃圾桶旁,还是个大冷的冬天啊,差点就被冻死了。你说惨不惨?”“惨,很惨!”李若雨笑咪咪的看着李伟杰,一只手摸在他的裤裆上,软软的一团被她抓在手里,“所以呢,你就用这东西安慰她了?别告诉我你没有。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用这东西来安慰她,怎么惨就怎么来,越惨越来,包准能把女人安慰的服帖服帖的。”“若雨,你脑袋瓜子是啥构造,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你都有啊?看来柳如烟是彻底把你带坏了……”“谁乱七八糟了?谁奇谈怪论了?我就这样啊,本来按部就班的生活过的一点乐趣也没有,可是自从认识了你,和你好上以后,我全好了,这是实践中出真理。”李若雨笑道。“实践中出真理?噢,若雨,I服U,I服U。你这实践要多多的来,我就多多的爽爽。”李伟杰一脸怪笑的回她。“去死吧你!”李若雨没好气道,“说说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真想知道?”“真想知道!”“好,我现在心情好,就跟你说说。不过你不要妒忌,也不许说我坏!”“妒忌?哼!不过你本来就坏,不用我说。”李伟杰在轻松搞怪中将与金妍茜如何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在男女之事方面异常敏感的李若雨,其实不止是她,换了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哪里受得了被八卦之火生生烤焦的酷刑?她哪能放过李伟杰这档子风流韵事,经不起李若雨的一再追问,那天雪馨馨飙车过后,在小车里发生的事被她寻根刨地的了解了个一清二楚。李若雨对李伟杰咯咯笑道:“竟然发生了这么香艳的事啊,馨馨姐竟然这么多毛病,真是想不到。那金妍茜原来也是个荡的主啊,而你……哼,没想到你的恋物癖这么严重,居然是喜欢丝袜的变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在你房间的那些丝袜,常常莫名其妙的烂了一个大洞,有时候一些没有开封的丝袜也被拆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恋物的怪啊!”听李若雨提到她在自己房里那些丝袜的事,李伟杰有些尴尬,虽然两人搞来搞去,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这背着她用丝袜手的事被她知道了,还是有点难为情。其实李伟杰身边并不缺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自慰的习惯。一般来说,李伟杰最喜欢的是用女人刚穿过的丝袜来,方法很简单,她们脱下没有洗的原味连裤袜,被他从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捡出来,然后套在头上,让薄薄的丝袜裆部蒙在脸上。李伟杰会调整袜档那沾有她们分泌物的部位对着自己的口鼻,这样呼吸的时候就能闻到浓烈的味。富有弹性的袜档包裹着脸部,满脸的柔滑,丝袜特有的丝质味道和阵阵原味馨香混杂在一起,会让李伟杰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浑身舒爽,感觉整个人像在飞,心情异常激动。这个时候李伟杰会急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再找来一双薄薄的连裤丝袜,肉色、黑色由你爱,双脚撑进丝袜里穿上,那薄薄的丝袜把小鸡鸡裹在档下,在柔丝触接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全身血液急速的涌往,由不得你不,很快就在袜档拱起,涨成长长的一条,被丝袜紧紧裹住,贴在你的肚皮上,双手隔着丝袜一阵搓弄,升腾而起快感让人窒息得心跳加快。动人心弦的触感,每次呼吸带来的气息,往往让李伟杰把持不住,就要喷发当场。为了更好的刺激,很多时候,李伟杰会把连裤袜撕开一个洞,洞口刚好能够把和挂露出来,再找来两截薄薄的长筒丝袜,他喜欢用肉色的,套在手上,长筒丝袜被拉到手臂上,袜脚部分轻裹手掌,双手被蒙成肉色,然后抓住硬硬的,不停的。李伟杰最喜欢的是一边躺在转椅上,一边打开电脑,播放丝袜脚交的A片,双脚长长的撑直了,挺着,高高竖起高过电脑台,直挺挺的对着电脑屏幕,两眼盯着屏幕看表演,一双丝手也拼命的,抚弄,柔滑的丝袜质感一次次在和上飞刷而过,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美到极点。这样的丝袜自慰,能够让你充分感觉到丝袜的刺激,无论视觉、嗅觉、触觉,丝袜柔滑的刺激无处不在,很快你就按捺不住的喷发了,急急喷出的白色浆液,会粘在你的薄薄丝手上,淌流而下的会把丝袜的裤裆打湿,如果喷得够力够劲,不小心的电脑屏幕上也会挂上长长的几条白浆,很不巧的是,有时候你会看到电脑屏幕上流下来的正好往A片里那张开大腿袒露的里流去,一边流,一边还不停的摸弄着自己的,高抬的纤巧丝脚就在你眼前性感的晃动着,一切的一切美妙极了。极度中射出的也会让你得到最大的释放,完美,刺激,这样的事你做了一次,还会想着再来一次。李伟杰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用这样的方法自慰,毫无疑问每一次都让李伟杰欲死欲仙,流精无数。“我看过别人啃丝袜脚的小电影,以前认为那是变态,听你这么一说,我不这样认为了。嘻嘻……”李若雨笑着从凳子上站起来,坐到床沿上,一只脚的鞋尖磕在另一只脚的鞋后跟上,一用劲把高跟鞋脱了,她把那只黑色的丝脚勾起,放在床沿上,看着李伟杰道:“我知道你们喜欢丝袜的人对袜子的厚薄是有讲究的,你喜欢薄的还是厚的?”李伟杰盯着床上那只光光的黑丝脚,呼吸有些不畅的说道:“薄的,越薄越好。”“变态!”李若雨把穿在外面的那截黑色的中统丝袜脱了下来,对他抛个媚眼,娇声道:“给你!”揉成一团的黑色丝袜被甩了过来,盖在李伟杰脸上,丝袜带着体温,散发出的湿湿的热气,一股气味浓郁的丝脚香气瞬间冲击了他的呼吸。李伟杰哪受得了如此新鲜的原味丝袜的刺激,如饥似渴的一阵狂吸猛嗅,扑鼻的迷人香气,爽得他差点就要出声尖叫“呵呵。”李若雨手撑在床上,把裹在薄薄肉丝里的小脚伸了过来,直接就按在他脸上那堆黑丝里,一阵摩擦,更为浓烈的丝脚馥香满鼻吸入,满腔原味的脚香几乎让李伟杰停止呼吸,活儿像得到命令一样,立马硬直,一顶硕大的帐篷支起来。李若雨轻轻的磨动丝脚,李伟杰的鼻尖顶着弯弯的足弓,纤然碧净的丝脚袜尖就搭在鼻梁上,在他收束眼神的两眼间不停的晃动着。她看到了双眼睁圆的李伟杰,满脸痴醉,李若雨很好奇,她用她的丝脚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翘起脚丫,柔软的脚后跟磕在李伟杰的下巴上,轻轻晃摇着,说道:“我的脚丫子漂亮吗?看你一脸的迷醉,一定很舒服吧?”她的脚丫子压了下来,盖住了李伟杰的鼻子,他专注的闻着嗅着,情迷意乱。柔软的丝脚,沁人心脾的香气,已经让李伟杰说不出话来。“天啊,它真大!看样子丝袜更能让你很快兴奋,比用嘴巴来得还快,你这爱好还真是变态!”李若雨隔着裤子对李伟杰的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试试用脚让你吧,看看是不是会来得快些?”李若雨笑道,她踢落另一只高跟鞋,把那脚上穿着的黑丝也脱了下来,挪开李伟杰脸上那只丝脚,把刚脱下的黑丝又揉成一团,捂到他脸上,露在团袜之外,黑黑的袜尖竟有部分被塞进了李伟杰嘴巴里,一阵浓烈又销魂的气息瞬间掠夺了他的嗅觉,激灵灵的一阵兴奋,如饮最烈的兴奋剂一样,李伟杰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李伟杰咬住那塞进嘴里的袜尖,娟感幼滑,一股津淋湿透的汗液,带着咸咸的味道飞速的掠过味蕾,混合着高跟皮革的气味,浓烈的刺激着他,太阳两边传来快感急速通过的胀痛感,脑海一片魂寂,整个人竟因极度的兴奋微微有些颤抖,得疼之又疼。“哇塞,真是夸张。”李若雨看李伟杰失态的样子,又掩口一笑。她不再二话,刷的扒下李伟杰的裤子,握住一阵,翻卷,裸露。李若雨平躺在李伟杰身侧,伸直了双脚,薄透几近无色的纤纤丝脚夹住了他的,轻轻上下起来,那温软的脚缘,细腻的丝感,只需几下圈搓,就让李伟杰灵魂几欲出窍。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李若雨前推后摇,顺杆推磨,双丝合拢,柔润的丝袜脚尖勾搭在上,轻轻的一阵按摩,头角坚硬的仿佛会呼吸一般,在碧玉莹动的粉嫩丝足间轻嘘短叹,酥麻如悸,让他无法不酥软在娟然的快感里。李伟杰的被李若雨的丝足撩来摆去,颠来倒去,扶起推倒,揉搓磨弄,无论哪样都好不刺激,好不享受。在这样持续的刺激下,李伟杰哪能持久,越来越热,内的急速的涌往向集中,盘缠的经脉突暴变粗,伴随着李若雨丝脚又一次全方位的抚摸按弄,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把那满腔的子子孙孙尽数射出。满囊就要喷出的一瞬间,病房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李若雨夹紧了李伟杰的,停止了动作,向门口看去。李伟杰一只露在黑丝外的眼睛也望了过去,一身白色大褂的雪馨馨立在门口,手上戴了一付乳胶手套,手里拿着一只粗粗的玻璃试管,她看到了病床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丝袜脚交的他和李若雨,夹在肉丝小脚间的粗如儿臂的,因极度的兴奋已经转成了深红色,泛出一层紫黑来,明显就要射出的样子。雪馨馨见状,急道:“等等,先别射!”说完,她快步走到李伟杰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拿着试管,管口倒扣,堵住。雪馨馨示意李若雨动脚,李若雨会意一笑,丝脚一阵,丝柔的快感再次传来,李伟杰来不及考虑雪馨馨举动的用意,紧紧盯着自己的,看着它被抓在雪馨馨的手里,顶着试管,被李若雨的丝足不停的玩弄。刚才准备的当口,被雪馨馨打断,让李伟杰的感觉得到了些许延缓,这一缓过来,他可就不想这么快就。李伟杰摄紧心神,守住,呼哼连连的,享受着李若雨对他的脚交。雪馨馨等了一会,见李伟杰还没有射,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她那只握住的手也开始对李伟杰的起来。靠,有必要这么迫不急待的让他吗?李伟杰的在两个女人的手上,脚上,被两种不同的方式玩弄着。雪馨馨的小手不停的,李若雨的丝脚忙碌的圈搓,李伟杰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排山倒海的传来,极度兴奋的快感一次次冲击他的神经。李伟杰咬牙抵御,但怎么也抵御不住。男人的被两个女人同时玩,神仙也顶不住啊!的刺激一波接一波,终于那刺激冲破了李伟杰紧守的防线,他惨叫一声,绷直,一股股浓热的喷薄而出,第一股直接射到了试管底部,回溅的白色浆液顺着玻璃圆壁缓缓往下流,又是几股冲了上来,那回流的白浆颜色更浓了。

推荐影片